让黑衣人潜意识认为「谎言不是谎言」-悠闲游戏-桑植新闻
点击关闭

新闻网站源码-让黑衣人潜意识认为「谎言不是谎言」-桑植新闻

  • 时间:

腊八

黃兆良指出,煽暴派主要透過催眠心錨(Hypnotic Anchoring)及社會屈從性(Social Compliance)等伎倆,目的是改變他人的潛意識(Sub-Conscious Mind)。他解釋,人腦內有分潛意識與顯意識,當中絕大部分屬不懂分析事物的潛意識狀態,但其力量是顯意識的3萬倍,「這可解釋到為何當人橫過馬路時突然聽到汽車的響號,會即時未經思考彈回行人路,這便是受到潛意識的控制。」

■香港記者 鍾立伎倆一:做「媒」設環境 「逼」他人「暴衝」

■ 煽暴文宣將警員於執法時舉槍及暴徒跪地求饒的相片放大。 資料圖片

暴力衝擊持續近7個月,雖然至今已有逾6,000人因涉嫌破壞社會安寧、刑毀等被捕,但仍有大群黑衣魔持續四齣破壞,且作惡者的年齡更愈來愈小。催眠治療師黃兆良昨日接受香港訪問時指出,縱暴派在今次修例風波中不斷透過煽暴文宣將黑衣人洗腦,以「催眠心錨」及「社會屈從性」等伎倆,讓黑衣人潛意識認為「謊言不是謊言」,例如明明沒有「死者」家人或朋友站出來,也深信「8.31太子站打死人」等謠言。

■ 煽暴派利用環境令人屈從暴力衝擊。 資料圖片

黃兆良解釋,該群測試者明明不知為何要跟從鈴聲行動,但環境卻令他們「屈從了」,煽暴派便是利用這一種方法誘導別人參與暴力衝擊,去年7月1日暴徒撞碎玻璃再衝入立法會內大肆破壞便是一例,「只要有一、兩個人衝,其他人慢慢就會覺得衝才是應該,不衝才是異常行為。」他續說,這種手段最重要是有人做「媒」,而現場環境愈多人跟隨做,成效便愈大,「因為唔做的人會反問自己:『咁多人做,我唔做係咪錯呢?』」

黃兆良續說,煽暴文宣目的是唱衰政府,因此特意將特區政府或官員的名字與痛苦及悲慘相關的圖片連結起來,「例如他們將行政長官一則出席活動的新聞,放在美國電影人物『魔鬼娃娃』旁,視覺上會令人將兩者連結起來,提升了潛意識狀態,讓人出現憎恨感等負面情緒。」

伎倆三:催眠控制潛意識 無證據渲「打死人」

伎倆二:放大弱者假象 製造「情緒掛鈎」

責任編輯:東方

他更指出,現時經常出現暴徒襲警,甚至不怕坐牢,便是由於他們的潛意識被「文宣」洗腦認為襲警是安全的;「坐牢也是一種光榮」的錯覺。

黃兆良指出,「催眠心錨」類似「植入式廣告」,是一種「意念植入」的方法,不需經過思考,亦無權判斷。施法者往往透過一些畫面、一個動作、人物、行為或名稱及一種「情緒掛鈎」來達到其目的,且被洗腦者完全不會發現自己是受其他人所影響,遭洗腦者以為出自內心、是自己的想法,但其實潛意識已在不知不覺間遭改變了。

他續說,煽暴派不斷在從無證據下渲染「8.31太子站打死人」,但其實從來沒有當日的「死者」家屬或朋友站出來或報警,「當你以此質問『黃絲』時,他們只會答:『警察信唔過』,實際上並無答過問題,這是因為他們的潛意識會自動彈出『太子站死咗人』信念,沒有正視點解無『死者』親友出來指控的破綻。」

煽暴派更令被洗腦黑衣人逐步突破心理防線,由喊口號、扔磚頭、擲汽油彈等行為乃至襲警殺警認為也是「合理」、「坐牢也是一種光榮」云云。黃兆良希望港人能戳穿煽暴文宣伎倆,對暴力齊聲說不,同心守護香港,讓縱暴派的奸計不能得逞。

「社會屈從性」是指刻意製造一種社會規範,讓別人雖然不明所以,但也跟隨別人所做的事,不敢不從。黃兆良舉例指,意念控制大師Derren Brown一個簡單的填表格測試,測試者被安排坐在位子上填表,同場有另外3名做「媒」的演員。幕後控制者不時會按動鈴聲,該3名演員每當聽到鈴聲便齊齊站起來或坐下。最終發現絕大部分受測試者也會跟隨鈴聲站起或坐下,就算該3名演員離開會場,測試者也繼續遵照這法則。

ViuTV劇植入「黑警死全家」因此,只要能夠改變潛意識,便能成功改變一個人。黃兆良舉例指出,早前ViuTV劇《黑市》單元故事「碟仙」用上了一幅當中暗藏「黑警死全家」等字句的畫面,便是用上了潛意識伎倆,「畫面陰森、恐怖,讓人有恐懼的感覺,『黑警死全家』的想法便植入潛意識中。」

他進一步解釋,電視節目中的「植入式廣告」往往便是在一些愉快的場面,或藝人展現愉快心情的環境下,放置宣傳產品或相關字句,被洗腦者之後每當見到該產品,自然會有愉快的心情;或者每當他們心情愉快時,也可能自然地回想起該產品。他指出,煽暴文宣過去便將警員於執法時舉槍及暴徒跪地求饒的相片放大,目的是希望讓人產生「暴徒是弱者」的假象,繼而站在暴徒一方。

■ ViuTV劇《黑市》單元故事「碟仙」用上了一幅當中暗藏「黑警死全家」等字句的畫面。 資料圖片

今日关键词:小丑获剧情类影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