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可能是2019年最招黑的乌鸦-恶魔法则游戏-上海教育新闻网
点击关闭

2019直播-百度可能是2019年最招黑的乌鸦-上海教育新闻网

  • 时间:

浙江确诊病例破千

截至2019年9月,已有5億人在拼的拼多多,飲去了升上來的一半水。

2019年1月9日的微信公開課上,微信創始人張小龍拖堂了2個小時。

快手散打哥在一句「老鐵666」后,7分鐘內,就在直播間賣出了超100萬元的電動牙刷,相當於該產品一周以上的銷售額。

冬天里,風口上的豬紛紛摔死,而想盡辦法喝水的烏鴉會活下來。

2015年,他們分別找來各種瓶子分組進行模擬實驗,實驗結果顯示:

要知道,第三季度可是電商行業的傳統淡季。

12月23日,微信iOS版7.0.9新增了朋友圈自定義表情評論功能。一時間,朋友圈被各種沙雕表情包攻陷,成為大型斗圖現場。

尋找深水瓶:加碼下沉如果水深過半,則無論其他兩個變量如何,烏鴉都能喝到水;如果水深只有1/3,那就需要其他技巧。

五環外的拼多多,已經讓五環內高呼:拼爹爹「真香」。

10月18日,就在拼多多積極「百億補貼」備戰雙十一時,微信發佈了「史上最嚴」的外鏈管理新規,類似「砍一刀」「幫我加速吧」這類好友助力、加速、砍價和任務收集等,被微信歸為違規活動。

「互聯網的使命應該是幫助人提高效率,而不是讓人沉迷在裏面。」

本篇作者 | 月半 |當值編輯 | 楊帥

去年開始,一直跑得比別人慢一點的百度,通過一系列整容,正式發力移動端:從承包2019年春晚,到對標頭條做百家號、百家動態和好看視頻等等。

10億人在14億人里,妥妥地水深過半。我們習慣稱之為「下沉市場」。

結局是挑戰失敗。但這並沒有折損大家「圍攻光明頂」的熱情。

貨源和議價權是主播的命門,恰恰也是拼多多的制勝法寶。

烏鴉喝水這則寓言,與其他寓言假借動物之口說教不同,在現實中,烏鴉真的是一種會為了喝水拚命想辦法、求生意志極強的動物。

好像也不是這樣,因為,開始發力社交的,還有騰訊本人。

所以,是天下苦微信久矣,群起而攻之嗎?

但無論如何,這些都只是萬物互聯的初級階段罷了。

相較之下,百億補貼或許能補來全球最低價,但未必能同時擁有主播們高漲的人氣和忠誠的粉絲。

另一類企業的想法則更特別:為什麼互聯網總是要烏鴉喝水?不能大家一起共享流量,不是說5G時代,萬物互聯了嗎?

如何管理瓶中水:微信的瓶口糾結

瓶子以外的世界:社交戰鬥和5G來了

但就在2019年的頭兩個月,就已經上線了53款社交軟件。

這件事反映出:微信想要提高活躍度實在太簡單了,隨便放個功能就可以實現。然而無論什麼功能,再小的漣漪,放到微信這樣的水庫里,都可能掀起巨浪,因此需要慎之又慎。

雙十一,聚划算銷售的產品中,無論是美菱、容聲、海爾等家電品牌,百雀羚、一葉子、珀萊雅(603605,股吧)等美妝品牌,還是iPhone11、華為Mate 30 Pro等熱門手機,它們中超過一半訂單都來自於下沉市場。

烏鴉喝水,寬口瓶更有利於喝水(如下圖)。但騰訊作為一隻擁有大瓶子的烏鴉,並不願意過度放大自己的口子。

2019年,越來越多的00后踏入大學校門,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新世代必然不會沉迷於「大人才用」的微信,而將對新的社交方式,充滿好奇。

李教授的觀點與2019年各大電商的「找水戰略」不謀而合。

雙十一當天,李佳琦和薇婭各自的直播銷售額都分別過了10億。而整個淘寶直播帶來的成交,為雙十一成績單貢獻了1/10的銷售額。

2019年3月,阿里重新祭出聚划算,從效果看,這一波十分「划算」:618過後,在第二季度的財報(阿里財年的第二季度截至9月30日)中,新增用戶中有超過70%來自三四五線城市和鄉村等下沉市場。

其實,創業公司和巨頭們的社交熱,不過就是想趁機搶佔一個好瓶子。

騰訊發力開荒產業互聯網,挑戰一個20年來毫無積累的領域,收穫是有的,但質疑也不少,比如,企業主經常回應:「你們騰訊也不過如此。」

喝水的烏鴉多了,萬一影響水質怎麼辦?

所謂補貼,無非就是便宜。近期,Counterpoint Research 發佈報告,今年三季度,全球最暢銷的手機是 iPhone XR,高出三星、華為、OPPO、vivo、小米的任何單款產品銷量。

從微信朋友圈開創至今,人們每天瀏覽朋友圈的時間平均只有半個小時,「90后開始消失在朋友圈」登上熱搜。

所謂原動力,就是微信創立的初心,張小龍一直如此解釋:微信只是一個提高效率的工具。

但這看法卻忽略了對方真正的技術——貨源與議價權。

今年3月,阿里復寵被邊緣化四年的聚划算。

這個故事,沒能說服幾個較真的理科生。

然而,就在電商巨頭們拚命投石喝水的當口,該戰術的始作俑者拼多多卻悄悄繞到了各家的後院。

二是萬物互聯時代,要試圖打通產業到消費,多數的互聯網烏鴉,還沒有應對這波浪潮的能力。

流量也來了。年初提出百億補貼后,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拼多多平台年活躍買家數達5.363億,並創下上市以來最大單季增長。

製造出這個價格的,就是拼多多,補貼出了一個全球最低價。

計劃趕不上變化,2015年,橫空出世一隻名為拼多多的聰明烏鴉,發現了中國消費市場的瓶中水深,成功投石喝水,在短短三年內,成了中國電商第三極。

但這次「斷奶」行為,則在意料之外。

正如去年5月,剛接任淘寶總裁不到半年的蔣凡在淘寶商家大會上說的那樣:淘寶不會再回到低價爆款的時代。

是蘋果王者歸來?非也。原因在於,那是迄今為止,史上最便宜的iPhone。

拼多多剛到別家後院,卻發現自己的後院,也來了人。更要命的是,自己的一位重要盟友,也決定遠去。

另一邊,京東和蘇寧把重點都放在了線下。

比如拼多多,比如私域電商。

說到這,有些企業就拋出了看法:為什麼我非要做喝水烏鴉,就不能當有瓶子的烏鴉?

百度All in 人工智能多年,雖然至今未有落地的產品,但百度系離職的大牛,卻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的創業上,貢獻頗豐。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最舒服的是阿里,傳統業務開花結果,新業務也是高歌猛進:2019財年(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底),阿里雲營收四年增長20倍,其中2019財年第四季度營收達77.26億元,飆升76%。這一增速超過亞馬遜AWS在相同規模下的增長速度。

搶到大石塊:全網最低價烏鴉喝水,放下去的石頭越大,水上來得也就越快。

許多分析認為,淘寶直播的成功,是營銷技巧的勝利,通過調動視覺、聽覺等多種感官精妙的話術,喚起了人們內心強烈的購物衝動。

4月24日,李佳琦在直播間推銷某產品時,看到評論說「薇婭那邊賣得更便宜」立刻變臉,直接呼籲粉絲「退貨」「給差評」,並宣布從此不再接該品牌。

不過,從微信的角度看,也在情理之中。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結果則是,1月22日,自媒體新聞實驗室發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痛斥百度已淪為一個站內搜索百度自營內容的工具,而那個作為搜索引擎的百度,早已經死了。

位元組跳動再度上線飛聊,替代沒閃起來的多閃,搜狐上線狐友,陌陌推出看臉社交「瞧瞧」以及惹來極大爭議的換臉社交工具「ZAO」,微博推出「綠洲」,YY上線「追吖」,百度推出「聽筒」,快播王欣又祭出「時客視頻」……

但用完即走的工具初心,卻總會被各色各樣的訴求所打臉。

冬天里,風口上的豬紛紛摔死,而想盡辦法喝水的烏鴉會活下來。

1月15日,三家來頭不小的社交產品——快播創始人王欣的馬桶MT、羅永浩的聊天寶、位元組跳動張一鳴的多閃,高調宣布進軍社交,挑戰微信。

烏鴉能不能喝到水,取決於瓶子的形狀、瓶中的水量以及石子的大小這三個變量。

更何況,2019年正值4G和5G的交界,歷史證明,每一次帶寬革命背後,從短訊到如今的小視頻,都蘊含著新的社交方式的機會。

更何況,直播江湖裡,還有同樣佔據下沉市場的快手和抖音。

如此一來,聚划算的江湖地位就有點尷尬,2013年,聚划算的交易額為477億元,僅占同期天貓交易額的21%。

年初,京東提出低線市場戰略,口號是:要在線下再造一個京東家電,隨後入股五星電器,做大蛋糕。而蘇寧的線下狂飆也類似,意圖用13000家門店,如毛細血管一般滲透到全國各地,尤其是縣鎮。

2017年,淘系主播李佳琦在抖音回放淘寶直播里的剪輯片段,在沒有推廣的情況下,兩個月積累了1300多萬粉絲,自此正式出圈,成功為淘寶引流「所有女生」。

拼多多自成立以來,一直仰仗着微信端的流量沃土成長,甚至有網友戲稱:拼多多就是跑在微信里的一款拼團遊戲。

百度可能是2019年最招黑的烏鴉。

如此看來,拼多多豈不是所向披靡?

而在旺季雙十一中,拼多多在全網的銷售佔比從去年的3%提升到了6%,與其他大佬相比,增效明顯。

當年淘寶放棄的9.9包郵,不巧成就了另一家市值455億美元的上市公司。

2019年的互聯網,充斥着四處找水喝的烏鴉。

然而,經歷了嚴打山寨與假貨、團購式微后,電商們的競爭戰略轉為「品質」——更高的客單價和更優質的品牌。

暫時能看的,或許也只有BAT。

但這一天,朋友圈重新活躍,熱鬧非凡,安卓系統的用戶因為沒有推出該功能,只能望圖興嘆。

還是非也。若以便宜計,拼多多最大的對手不一定是聚划算們,而是同樣打着全網最低價旗號的電商直播。

2019年1月,經濟學家李迅雷發文《中國有多少人沒有坐過飛機——探討內需的路徑》指出,中國至少有10億人的內需尚未被完全釋放。

不過,從市場規模來看,這場仗未來還有的打,起碼還有48.4%的下沉水可以擠出來喝。

截至目前,騰訊共計推出了8款社交軟件,許多名字普通人聞所未聞:卡噗(有點像QQ秀社交)、貓呼(視頻社交)、輕聊(高品質陌生人社交)、迴音(語音社交)、有記(對標微博綠洲)、朋友(主打校園+職場社交)、歡遇(視頻相親)、燈遇交友(漂流瓶社交)。

一隻烏鴉口渴了,四處找水喝。它發現一個瓶子里有水,但是夠不着也踢不翻。於是,聰明的烏鴉把石子丟進去,升高水位成功喝到了水。

小時候,我們都學過「烏鴉喝水」的寓言。

聚划算誕生於2010年,正值中國互聯網團購成風的時節。它以「9.9包郵」為主要形式,在低處攔截流量。

是的,說的就是薇婭和李佳琦們。

吳老師曾說過,人們想買到價廉物美商品的這種心理,是兩千年來商業世界的底層邏輯,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更改的。

早在7月份,微信官方賬號發文,今年以來,微信重拳打擊使用外掛的違規號,已經有上百萬個號因此被滅。

兩天後,微信以「灰度測試」為名關閉了該功能。

2008年至2015年的8年間,社交App產品共上線153款,平均每年上線19款,而2018年,共誕生159款社交App產品,高於之前8年的總和。

不善言辭的他,需要在近4個小時里,將微信這些年令人眼花繚亂的更新、複雜多變的分享以及層出不窮的功能都塞進原動力的帽檐下。

2019年,全國人民記住了一個除雙十一以外的新剁手號令——源自拼多多的百億補貼。

它們無一例外地,在這三個變量上動腦筋,而那些已經擁有水池子的烏鴉,則摩拳擦掌,努力捍衛自己的水源。

想法不錯,但執行起來呢?一是當下的生態,孤獨依然是一種信仰。

除了iPhone,還有戴森、Airpods、雙開門冰箱等等,因而在別家電商的後院里,拼多多的叫賣顯得極具誘惑力。

這樣的場面被稱之為:2019是中國社交的新元年。

原因只不過是薇婭的直播間多了一張5元優惠券。

今日关键词:日本撤侨官疑自杀